您的位置:首页 > 关注 >

和科达(002816)易主 跨界谋救欲借弗兰德翻身

来源:北京商报     时间:2020-10-27 09:46:45

在2019年上市首亏的背景下,金文明今年从覃有倘等人手中接过和科达(002816),可以说是受任于“败军之际”。接盘后,面对上市公司的业绩颓势,金文明不再坐以待毙,开始跨界谋救。10月26日,和科达披露称,公司拟购弗兰德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弗兰德”)100%股权,而对于标的作价、盈利能力等细节,和科达暂未在公告中透露。但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弗兰德并非资本市场的新面孔,早在2018年鸿博股份就曾筹划收购弗兰德部分股权,但最终未果。根据鸿博股份彼时披露的信息,弗兰德身价不菲,整体作价超10亿元,并且公司盈利能力也远在和科达之上。作为公司的救命稻草,和科达此次重组最终能否成行,目前还要打个问号。

北京商报

标的作价恐超10亿元

虽然和科达暂未透露标的作价等细节问题,但北京商报记者从鸿博股份历史公告中发现,弗兰德作价恐在10亿元以上。

10月26日,和科达披露称,公司正在筹划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弗兰德100%股权,本次交易金额预计将达到重大资产重组的标准,经公司申请,公司股票自10月26日起开始停牌,公司承诺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

据弗兰德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2004年10月,港资独资企业,注册资金800万美元,现有员工4000多名,工程技术人员占12%左右,其中资深专业工程师100多名,技术人员300多名,管理人员约占8%。另外,据弗兰德介绍,公司已成为华为技术、比亚迪、富士康、艾默生、深南电路、国人、京信、大唐等大型高科技企业的主要供应厂商。

但对于投资者关注的弗兰德作价、盈利能力等问题,和科达并未在公告中披露。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弗兰德并非首次“联姻”上市公司。2018年鸿博股份曾披露公告称,公司拟收购弗兰德部分股权,标的公司100%股权的对价为10.8亿-13亿元,但该交易最终在2019年终止。这也意味着若弗兰德在近一两年资产没有缩水,公司整体作价恐将超过10亿元。

根据和科达公告,公司收购弗兰德100%股权将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而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和科达货币资金仅6433万元。目前,和科达发行股份与支付现金的比例尚未确定。

高身价下,弗兰德的盈利能力也非常可观。鸿博股份当年披露的公告显示,弗兰德预计2019-2021年实现扣非后净利润合计3.6亿-3.9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想要完成收购弗兰德并非易事。2019年,鸿博股份在终止收购公告中指出,由于弗兰德系陆心和、钱朝霞通过香港弗兰德科技有限公司返程投资的企业,须履行返程投资企业的外汇补登记手续(即“外资转内资”程序),该程序流程冗长。

重组后将实现跨界

对比上市公司、标的公司主营业务,此次重组完成后和科达将实现跨界。

资料显示,和科达主要从事精密清洗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公司主要产品包括精密清洗、纯水生产设备、污水处理设备和中水回用设备、电子类电镀设备、塑胶类电镀设备、五金类电镀设备等。而对比此次拟购标的的主营业务,和科达此次重组将实现跨界。

据了解,弗兰德所处专用设备制造业,生产经营电子专用设备、测试仪器、工模具、数据通信多媒体系统设备及配件、宽带接入网通信系统设备及配件。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跨界并购通常会存在很多不确定风险,上市公司进入关联度不高的行业,管理、人才、技术、知识等将成为企业发展的短板,实际经营中存在的问题会比预想得要多,能否整合成功很重要。

在知名评论人布娜新看来,跨界并购首先面临产业背景鸿沟问题,很有可能行业经验不足;其次面临整合与管理问题,尤其在并购一个并不擅长的领域时,这类问题会更加凸显。另外一位投行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持相同意见,他表示,相对于产业并购,跨界并购的难度更大,首先是并购不熟悉领域里的资产,对于价值判断不一定特别准。“同时在整合上要依赖于原有的管理团队,整合的难度要更大。”该投行人士如是说。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和科达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对方工作人员表示,“具体细节问题还在协商中,我们了解的内容也都是公告中已经披露的信息”。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跨界重组也系新主金文明上位后的首次资本运作。

2019年11月,和科达对外披露了实控权拟发生变更的公告,金文明通过受让原实控人覃有倘、龙小明、邹明所持上市公司股权,在今年6月正式成为了和科达的大当家。值得一提的是,和科达在2016年10月才登陆A股市场,原实控人覃有倘、龙小明、邹明欲退出之时距离公司上市仅三年,彼时该情况也遭到市场热议。

业绩颓势待扭转

在和科达跨界重组的背后,公司接连亏损的业绩也着实令人头疼。

实际上,自和科达2016年上市后,公司业绩就出现了“变脸”,2016-2018年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23.5%、46.5%、60.21%。进入2019年,和科达业绩进一步恶化,出现上市首亏,当年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6843万元。

面对公司的业绩颓势,和科达此前也曾先后筹划过两次重组。其中,2017年和科达披露称,公司拟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深圳市宝盛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100%股权,但该重组在当年最终告吹。

2019年4月,和科达再度披露了重组停牌公告,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湖北东田光电材料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但筹划仅两个月,该重组在2019年6月按下了“终止键”。

2020年,和科达业绩表现仍不乐观。10月15日,和科达对外披露的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今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净利润亏损680万-950万元,而去年同期公司净利亏损2103.03万元。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和科达表示,公司于年初将全资子公司东莞市和科达液晶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液晶”)位于东莞市清溪镇罗马村罗马工业区土地及土地上的两栋厂房转让给东莞市黄金屋真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金屋”),同时将土地范围及厂房内东莞液晶享有的配套设施一并转让给黄金屋。截至2020年6月30日,过户手续已完成,转让价款也已于2020年7月4日全部到账,公司在2020年前三季度确认了资产处置收益约1600万元,增加净利润约1600万元。

业绩颓势之下,和科达今年以来股价表现却颇为亮眼。东方财富数据统计显示,今年以来(2020年1月3日-10月23日)和科达股价区间累计涨幅达54.96%,并且在今年8月17日盘中创下了38.65元/股的年内新高,目前和科达最新收盘价为34.06元/股。

净利亏损之下,和科达能否通过“联姻”弗兰德翻身,值得期待。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