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众信旅游打出医疗旅游牌 转型自救已成当务之急

来源:北京商报     时间:2020-10-29 10:37:23

以出境游为主业的众信旅游,无疑是受疫情冲击最大的旅企之一,转型自救已成当务之急。10月28日,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以下简称“博鳌乐城先行区”)产品体验及客户服务中心(北京)在众信旅游集团总部揭牌。顶着前三季度预亏约3亿元的压力,众信近期已多次出招探索新的“回血”路径,医疗+旅游只是其中之一。众信旅游集团零售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曹建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众信已逐渐转型,并在不断强化国内游市场布局,下一步,众信还将研究在海南设立第二总部。不过,在激烈的竞争和医疗旅游还不成熟的情况下,众信要想靠海南战略摆脱困境,也并非易事。

海南

将医疗、康养与旅游产品融合在国内市场并非新鲜事,然而,在进入疫情防控常态化这一特殊阶段后,医疗旅游似乎又再次成为旅游业竞逐的热土。

公开信息显示,本次在众信旅游集团总部揭牌“城市展厅”的博鳌乐城先行区位于海南,于2013年2月设立,是我国首个以国际医疗旅游服务、低碳生态社区和国际组织聚集地为主要内容的国家级试验区。今年8月,众信旅游就与博鳌乐城先行区管理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宣布将加入“乐城城市展厅”项目。

据悉,众信旅游与博鳌乐城先行区的落地合作已有3个月左右。10月起,众信开始组织消费者参与“康养+深度体检”产品,目前已经成行了六七拨游客。未来,除了北京外,众信还计划在河北建设类似的展厅,并将该模式推广到全国线下门店,为博鳌乐城先行区引流。

不过,曹建也直言,与传统旅游产品不同,医疗旅游对服务人员的专业性要求较高,要拓展这方面的业务需尽快建立专业的团队。此外,由于医疗旅游的特殊性,未来这类产品很可能将以定制化、小团化的模式展开。

其实,除了本次借力博鳌乐城先行区拓展医疗旅游产品外,此前众信还曾多次释放对海南旅游市场的浓厚兴趣。据悉,该企业还计划在乐城康养中心引入国内知名公立医院品牌,加大对乐城固定资产的投资建设。“为更好地展开海南的业务,我们还计划在海南建立第二总部,目前正在逐步推进中。”曹建称。

“流血”

“难是真的难。”对于公司处境,众信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冯滨曾这样说。

根据众信旅游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当期营收12.18亿元,同比下降78.71%,净利润为亏损1.76亿元,同比下降260.12%。其中,占营收比重高达87.96%的出境游批发和零售两类产品,同比降幅就达到了78.81%、81.53%。

“流血”还在继续。根据近期众信旅游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预计将亏损2.8亿-3.3亿元,同比由盈转亏,三季度净利润预计亏损额就达1.04亿-1.54亿元。

就在两周前,众信旅游高调宣布与王府井免税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而早在今年2月,众信旅游还发布公告称,与中免集团签订了《中免集团与众信旅游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共同在境内外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开展“旅游+购物”业务。

“疫情迫使旅行社不得不转型,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国内游上。”曹建坦言,当前,众信旅游的门店数量较去年底已减少了10%左右,今年最后两个月是线下门店拓展的关键期。“目前一线城市的出游意愿还不是很高,但二三线城市市场已出现明显复苏,4月以来,众信在甘肃、陕西等地已陆续开设了新门店。因此,接下来门店拓展方向将重点落在三四线城市。”曹建表示。

除了在国内游业务上开拓新板块外,众信还靠上了阿里这棵“大树”。9月底,众信旅游发布公告称,冯滨与阿里网络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冯滨拟向阿里网络转让5%公司股份。众信旅游还与阿里巴巴集团旗下阿里旅行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还将成立合资公司、开设试点门店等。

“对于众信来说,‘多线作战’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加速转型、改善业绩。”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直言,从众信旅游的业绩不难看出,此前该公司收入对出境游业务依赖较大,而这一板块当前受疫情影响显著,恢复周期尚难预计,但另一方面,在国内大部分旅游企业都开始角逐国内游市场时,众信胜算几何也还是个未知数。

未知

但只有决心是不够的。在吴丽云看来,作为一个刚刚兴起的行业,医疗旅游其实还处于探索阶段,行业内还未出现太多成形的旅游产品。“其实我国对于医疗旅游的需求盘子并不小,但现在市面上的医疗旅游产品大多是很浅层的产品,基本以参观和体验为主,附带一些康养产品的销售,并没有深度的消费和闭环的业态。”她进一步表示,从国外成功的经营案例可以看出,深度医疗旅游要求目的地的配套设施要相对完整。

“旅游不是一项单打独斗的项目,需与住宿、餐饮等配套进行合作。因此,医疗旅游对基础设施的要求较高,要融入旅游的元素,就不能只有医疗,休闲、购物、娱乐等功能都需进一步完善。”吴丽云称。

尚游汇文旅董事长钟晖也提出,国外已经出现不少比较成功的康养旅游案例。但医疗旅游对服务专业性的要求极高,医和康养是主,旅游是附带产品。“真正能迅速与旅游串联的医疗类产品专业性都相对较低,如温泉、针灸等康养产品或体验,更能面向广泛的消费群体。”钟晖称。

在吴丽云看来,由于不同的消费者身体状况各异,要考虑每个人不同的医疗需求制定线路将消耗大量成本,重点布局这类产品企业面临较大风险。

不过,曹建却认为,发展医疗旅游对人力资源消耗也较大,工作人员需与客户反复沟通,行程的设计、产品的配套相比传统产品耗时更长,因此,定制游将成为未来医疗旅游产品的主流形态。

对此,吴丽云则提出,若能将有统一需求的消费者集聚起来,如将有亚健康问题、想要改善睡眠等需求的游客进行集中,通过固定的线路开展深度旅游,或许是一个可探索的方向。“不过也需注意,目的地除了有配套设施,还需聚集一定数量的同类商家,且主打的医疗产品专业性不宜过高,以调理、康养为主相对比较容易招揽客群、节约成本。”

此外,也有专家表示,“出境游何时恢复仍需观望,旅行社全面转型做国内游市场也急需寻找新的盈利点,未来康养旅游或许会成为市场新风口。众信旅游的模式就是尝试将多项产品赋能旅游,不过未来有多大发展空间难说”。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