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头条 >

特斯拉在美国建新厂? 奥斯汀、塔尔萨谁能拿下

来源:北京商报     时间:2020-07-16 17:22:27

自打特斯拉因为弗里蒙特工厂开工的事情差点跟当地县政府对簿公堂之后,特斯拉在美国建新厂的消息就显得越来越真了。随着决赛圈的缩小,各州也开始亮出法宝,努力拿出税收优惠“诱惑”特斯拉。要知道,风头正盛的特斯拉背后,各政府看上的可不仅仅只是一座工厂,其带来的就业乃至消费的拉动才是最关键的存在。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还是俄克拉荷马州的塔尔萨,答案很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揭晓。

未标题-9 拷贝

选择新工厂

从外界的反应来看,特斯拉新工厂可能已经提上了日程。CNBC报道称,当地时间周二,美国得克萨斯州首府奥斯汀所在地特拉维斯县批准,为特斯拉在该县建立新的工厂提供至少1470万美元的税收优惠。在这之前,特拉维斯县德尔瓦莱独立学区也批准为特斯拉提供近5000万美元的税收优惠,这两项税收优惠总计近6500万美元。

当然,特斯拉要想建厂的话,还得自掏腰包。根据此前的消息,特斯拉已经锁定了奥斯汀伯格斯托姆国际机场附近的一块2100英亩的土地,预估将花费500万美元,且特斯拉至少还需要花费11亿美元来建造工厂。

上个月,海外新闻网站Electreck甚至报道称,在购买计划得到当地政府部门的批准后,特斯拉公司将于今年三季度正式开始建设新的超级工厂。

新的工厂可能会是特斯拉电动皮卡Cybertruck的大本营。今年3月,特斯拉在推特上透露,正在为Cybertruck卡车超级工厂寻找地点,将把其落户在美国中部。此外,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还表示,特斯拉正将目光投向美国东海岸地区,试图找到投产新款Model Y SUV车型的目的地。

本身就已经有了建新厂的念头,5月与加利福尼亚州阿拉米达县政府的矛盾更加推动了马斯克建厂的念头,需要注意的是,该县正是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的所在地。当时的特斯拉好容易盼来了加州的解禁,却栽在了阿拉米达县上,于是特斯拉向阿拉米达县政府提起诉讼,并威胁将总部搬离这里,随后更是强行复工,也因此引来大片关注。

如果新的工厂得以建成,那么这将成为特斯拉继内华达州超级工厂、纽约超级工厂、上海超级工厂和柏林超级工厂之后的第五家工厂,也将是继弗里蒙特工厂、上海工厂和柏林工厂之后的第四家汽车组装工厂。对于新工厂的选择等进展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特斯拉,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诱惑”特斯拉

特拉维斯县并不是特斯拉新工厂的唯一选择。美国的俄克拉荷马州有一座石油城镇塔尔萨,在那里有一座23米高的“黄金钻工”雕像,现在这座雕像被当地的特斯拉粉丝俱乐部重新粉刷,在其胸前还印上了特斯拉的标志,雕像的皮带上则写上了该公司的名字。

很明显,奥斯汀的另一个竞争对手就是塔尔萨。7月3日,马斯克还曾亲自现身该地,参观新工厂候选地等地区,而这种特斯拉热情甚至已经传染到了零售商,比如塔尔萨的比萨店承诺向所有特斯拉员工免费发放馅饼,“我们这里的反应仍然是非常热烈的。在我们所处的时代,能有一些积极的东西让我们紧握不放,这真的很重要”。俄克拉荷马州商务部长Sean Kouplen如此说道。

有外媒报道称,俄克拉荷马州已经签署了一份关于其优惠方案的保密协议。它包括商业和个人税收减免,其中大部分已经得到了州法律的保障,这意味着该州不需要像奥斯汀一样举行公众投票。

特斯拉工厂的诱惑是显而易见的。CNBC提到,支持通过减税的人说,特斯拉建厂能增加就业岗位和收入。得州劳工委员会今年2月提供的数据显示,特拉维斯县失业人口超过1.9万,失业率为2.6%。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得州蔓延,失业人口5月飙升至超过8.1万人,失业率则超过11%。

而特斯拉新厂的热潮席卷之际,也恰逢塔尔萨的转型之时。曾被誉为“世界石油之都”的塔尔萨市正试图重塑自己的形象,耗资10亿美元对市中心进行了改造,包括时髦的咖啡馆、爵士乐俱乐部等等,并努力吸引能够远程工作的白领。值得注意的是,塔尔萨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第一场竞选集会的选择地。

但现在看来,奥斯汀获胜的概率可能更大一些。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认为,一般来说美国的高科技产业主要聚集在加州,其次就是得州,俄克拉荷马州没听说有什么特别大的产业在那里,但得州至少还有得州仪器。而新能源车的科技含量很高,是科技密集型产业,所以更要靠近高科技产业所在地,相对来说得州胜算比较大。

“大厂”的障碍

特斯拉新工厂的落地意味着就业,也意味着经济的发展,同样的情况在汽车行业里并不罕见。早在上世纪90年代,亚拉巴马州为了吸引德国汽车制造商梅赛德斯-奔驰,就送出了2.53亿美元的大礼包。白明称,像上海一样,美国各州也在招商引资,企业建厂能带动相关就业,除了直接雇佣人员外,居民消费能力也会增强,进而带动整个消费和投资。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副主任刘仕国也认为,从经济学角度看,其带来的就业肯定是这些州所最看重的因素,目前这两个州都是传统的工业州,现代产业比较少,在美国这样的经济体系下,其就业问题可能就会比较突出。而美国是一个市场流动性比较强的经济体,地方也可能想借强大的税收优惠,把工厂吸引过来,同时吸引高素质的生产工人及产业研发的环节,有人有资本就能解决很大的就业问题。

看起来,特斯拉新工厂的落地仿佛是一本万利的生意,但在当地居民的眼里,情况则有些不同。比如有人对特斯拉工人的安全保障提出了异议。就在特拉维斯县批准给特斯拉工厂税收优惠的同一天,有媒体爆料,最新泄露的内部文件显示,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的员工感染新冠病毒的危险激增,到目前为止,已有130多名特斯拉员工病毒检测呈阳性,且有15%员工与感染者直接接触过。

除去安全因素之外,也有批评人士称,特斯拉新工厂的落地将导致当地租金飞涨,而特斯拉准备为低技能工人提供的薪酬则并不足以支付房价。事实上,这种担忧并不罕见,此前亚马逊的第二总部选址计划也曾闹得沸沸扬扬,当时就有人提到,这次竞标活动是对公共资源的巨大浪费,也有市民认为,高科技公司总部的落户会大幅推高当地的房价,增加其他人的生活压力。

刘仕国称,如此大的产业对资源及公共服务的需求会大幅上涨,相应的一些资产肯定会往上走,如果庞大的产业能够“养得起”这么多人以及其消费需求是可以的。但比如印度有一些先进产业,有些人却没有参与进产业里面,收入就上不去,一部分人上来了一部分人上不来,就可能导致社会问题。

至于未来,白明认为,最主要还是要看市场前景。特斯拉的工厂放在上海主要也是看中了中国的市场前景,人多,且中国每年需要进口大量石油,因此急需新能源替代,政策方面上海又是经贸试验区,相对来说优势就很大。而美国一方面人少,另一方面本身又有底特律三巨头,且对能源的节约也没有那么敏感,整体看来同样的车需求量可能就没有那么大了。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